Beryl Loamsdown

懶癌末期。
自來熟,歡迎聊天打屁。

死鬼CP可逆不可拆。

Thranduil & Bard

Aragorn X Legolas

Thorin X Bilbo

看BBC Sherlock,喜歡WH但不會寫;
看漫威電影,喜歡神兄弟跟盾冬盾但不會寫;
RPS只看VO和Richlee,可能會寫。
愛HP原作&電影,喜歡Drarry,正在嘗試寫。

喜歡Luke Evans,Lee Pace,Richard Armitage, Benedict Cumberbatch,李棟旭,姜河那,孔劉,劉在錫。


Viggo Mortensen,永遠的男神,全世界最帥的足球狗。

我們都被分到獾院了(五)

_


12. Draco



Draco無法理解。


倒不是說他曾經嘗試去了解,但是,待在這個被Hufflepuff包圍的環境裡,他對人際交往的認知受到了極大的挑戰。


這些Hufflepuff學生追隨Cedric Diggory,因為他傑出又和藹無私;他們喜歡Hermione Granger,因為她聰敏又熱心助人;這些人聽從Draco Malfoy,因為他言之有據或是——或是這世界的他曾經做過的一些事情——而不是因為他出身高貴家族。


他們同他交談、開他玩笑、隨手幫助他或是關心他,跟他是誰家的小孩一點關係也沒有。


他們眼中看見的只是Draco,不是Malfoy。


Draco每次想到這裡...

我們都被分到獾院了(四)

_


09. Harry  

「Harry,起床了。」


有人在搖他的肩膀。


「Harry,第一節課是魔藥學,你不會想要遲到的。」


又是魔藥學,去他的魔藥學。


「Harry!你再不起來我就……」


「喔得了吧Draco,說得好像你能對Harry做什麼一樣,」頂著一頭亂髮的Ron一邊脫褲子一邊憐憫地看著努力思索該講什麼的Draco,「直接在他耳邊吼,或是把他被子掀了。」


Ron在跟誰講話?


Draco的臉頰由於不知名的原因紅了起來,他再次俯身靠近貪戀床鋪溫暖的黑髮男孩,「Harry,你真的該起床了……唉好吧,我要掀你被子囉?」


等等,我

我們都被分到獾院了(三)

  
06. Harry  


Harry 在Hermione和Malfoy ——對,就是Malfoy——咄咄逼人的目光下喝了一小口魔藥,沒有什麼味道,像是淡極了的薄荷茶。


「 好了,」Hermione 用一種大功告成的語氣說道,「我們已經遲到了二十分鐘,幸好藥草學我們可以跟Neville借筆記。」


噢對,我完全給忘了,Harry在心中拍了下自己的額頭。所以這世界是……學院大風吹嗎?


Harry 翻了翻他的書包,幸好裡面的...

我們都被分進獾院了(二)

  
03. Harry

「到底怎麼了?」Draco被嚇得退後了一步。
  
Ron和Hermione顯然跟他一樣滿頭霧水。  
  
「我們得送他回醫院廂房,」Hermione焦急地說。
  
「我同意!」Ron一把抓住Harry的肩膀,把他轉向五分鐘前才剛離開的地方。

Harry的腦子一片混亂。
  
不,說混亂還太客氣了,他的腦子大概在十秒前發出了罷工訊號,現在處於完全的空...

我們都被分到獾院了(一)

*Drarry清水無差,就是個搞笑的腦洞

*復健用

*太久沒開Lofter了我好懵
  

_


01. Harry  


「Harry!」
  

當Draco.Malfoy那顆顯眼的鉑金色腦袋轉過來,並用那雙灰色雙眼看向他的時候,Harry作夢也沒有想到他會聽見他叫他的名字。
  

Draco.Malfoy,這個全霍格華茲對他的敵意大概僅次於魔藥學教授的人,用一種誰也不會聽錯的開心語氣叫他,Harry。
  

Harry硬生生在人流穿梭不停的走廊上煞住了腳步,然後抬...

學長,今天約嗎? (上)

*互攻無差  
*年齡等細節皆私設

1.

  
「你也沒去過?」使者轉過頭,有些詫異地看向鬼怪,連舉著啤酒正欲就口的手都停在了半空中。
 

晚餐過後,他們一如往常地並肩喝酒,只是地點不在飯桌、不在客廳,也不在迴廊。
  

今晚月色挺好,他們就乾脆坐在屋頂上喝了——不,這話說得不太準確,月色再怎麼好,他們也早看過成千上萬次,說穿了,只是心情好而已。特別特別好。

  

  
今早使者睡迷糊了,鬼怪做好早餐來叫他起床的時候他正做夢呢,生理時鐘難得罷工了一次,不醒就是不醒,閉著眼睛就往在他耳...

當你轉身的時候我在做什麼



大家都不在了。
 

離別是他多年的業障,可他覺得,就連這也已經到了盡頭。
 

不想再跟這個世界有任何牽扯。
 

人類的吉凶禍福從此和他無關。
 

他從來就不是神,也很早就不是人了。
 

大家都死了,於是世上再沒人記得他。
 

他最後留戀的那傢伙不是活人,所以並不算是死去。
 

他不過是失去他罷了。

『這屋子只剩我們了呢。』
 

『一開始就是這樣子啊。』
 

『開玩笑,那是你好嗎。我已經在這裡度...

Round and Round · 15-下




他們後天就要回首爾了。
 

德華幾天前就開始抗議,說叔叔根本見色忘友,鬼怪搖搖頭,感嘆了一下現在年輕人的語文水準。
 

「怎麼辦啊末間叔叔,听晫不跟我說話了……」德華的聲音透過使者的手機傳來,鬼怪咬了咬牙,認真覺得是不是該偷偷把德華的號碼設為拒接。
 

「這種事情有必要特地打國際電話嗎?」
 

「哎,怎麼是叔叔你啊……」
 

「這什麼嫌棄的語氣!你末間叔叔在洗澡!」
 

「啊,是喔,那我等下再打。」
   

「別再打來了!」這不識...

Round and Round 15-上
 
 
這邊只是15章上,下篇我會盡快放上來!
 
 
禮拜一就要開學了但我住處的行李到現在都還沒收拾好,又突然有好幾個朋友要揪我出去,我要炸了啊啊啊!!!
 
 
 
 
下章甜死大家!!!

Round and Round · 14
 
 
那個圖……我真的盡力了,唉。
 

總之——
 
 
獻!上!一!整!章!的!糖!給!各!位!
 
 
  ※評論裡新增連結。如果還是不能看我再……好吧我也不知道能怎麼辦orz
 
 

Round and Round · 13

 
平安夜當天,使者下午就將池听晫接了過來,德華則是在傍晚的時候按響了鬼怪家的門鈴。
 

「哎,按什麼門鈴,你不是知道密碼嗎?」鬼怪開門看到是自家姪子不禁一臉莫名其妙。
 

「看來德華很緊張呢,」使者帶著笑意的聲音從客廳傳來,「外面冷,快進來啊。」
 

「不是啊,今天又不是什麼大日子……」鬼怪跟在德華後頭,一點都不明白戀愛中少年的微妙心思。
 

德華沒理他那個不解風情的叔叔,一心只想著自己女友打扮起來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他從昨晚開始就期待到一顆小心臟怦怦地跳個不停。
 

「德華哥哥!」池听晫雙頰紅撲撲地喊道,用力揮了揮手...

Round and Round · 12

莫名其妙被屏蔽了。重發。


 

今天是個大晴天。
 

早晨的陽光穿透小小的窗櫺灑上純白的床鋪,使者的意識緩緩甦醒,他感覺到喉嚨腫脹、頭也一陣一陣地抽痛著,好似在逼他回想是什麼原因造成了現在的局面。使者不適地發出了一聲幾不可聞的呻吟,眉間微蹙。
 

「早安。」一雙乾燥柔軟的唇印上他的額頭,溫暖的手在他的髮梢流連,使者的眉頭不自覺地放鬆,嘴角微微彎了起來。
 

「早安。」他睜開眼,哭了一夜的雙眼由於接觸到空氣而又刺又癢,甚至有些看不清楚,他反射性地抬起手就想揉,被金信輕輕拉住了。
 

「別揉,會更不舒服的。來。」一條冰涼的毛巾被細心地...

Round and Round · 11

 
 
更新:看來11章上大家是看不到了,我直接合併貼在這兒囉!

那個,我剛剛點進11章上,Lofter一直顯示「該日誌已刪除」,不讓我編輯……可是我重新整理很多遍都還是看得到那篇啊?!大家看得到我之前發的11章上嗎?應該不是被屏蔽了吧……

 

 
 
 

「歡迎光——大叔!」門上的鈴鐺輕輕晃動,池听晫一回頭,兩個一米八四的男人走進她打工的小小咖啡廳,她扔下正在收拾的空桌,三步併作兩步地朝他們衝過去,給了金信一個大大的擁抱,「你好久沒來了!」
 

金信笑著摸了摸女孩的頭,看見兩人熟悉親暱的模樣,使者一下子沒反...

隨筆

 



使者最討厭的一句話就是「如果不喝茶會怎麼樣?」

 
就告訴你喝了茶會忘卻此生的記憶,不喝當然就會記著,想也知道的事情為什麼還要問。

 
使者第二討厭的話是「我可以不喝嗎?」

 
其實並沒有硬性規定要讓每位亡者都喝下忘卻茶,但所有陰間使者卻把這件事情當成使命一般地傳達,甚至算得上是半強迫性質了。

 
使者倒是比較隨意,說明一次,勸解一次,還是不喝就拉倒,畢竟他沒有心力管那麼多。

 
不過,這陣子他偶爾會想起那些沒有喝茶的亡者。

 
所以說不喝茶到底會怎樣?使者發現...

李棟旭ASIA TOUR IN TAIWAN

 
 
不好意思一上來就說這個,但是希望大家無論看到什麼新聞都不要激動,如果沒有看到那更好。

 
Lulu主持得很好,一些粉絲發言比較讓人尷尬的部分她都很漂亮地圓過去了(我今天參加完活動立刻變成她粉絲XD),最後那個真的是圓不過去,感覺得出來她滿焦急的。

 
我在說什麼呢,給不知道內容的朋友們提個大綱:有位海外的粉絲抽到了跟老李互動的橋段,她上台後說到自己還參加了泰國場和香港場,在香港場也有跟老李互動(牽手對視五秒),老李在互動結束的時候對她說希望之後再見(還是她對老李說的?),但老李這場沒認出她,然後那位粉絲就開玩笑說她生氣了因為歐巴沒記得我。...

Round and Round ‧ 10


 

 
 

這是使者睜開眼睛的第二天。
 

有點餓,他模模糊糊地想著,揉了揉眼睛。這是我的房間,我的床,嗯……可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他的生理時鐘十分混亂,天是亮的,可是他分不清到底是早上還是下午,他仰頭看了一下時鐘,早上六點。
 

嗯……好像可以慢慢來……
 

他慢吞吞地下了床,雙腿又軟又麻害他舉步維艱,他想乾脆瞬移去廚房算了,身體卻像是還沒醒來一樣根本不聽使喚,他只好忍受著自己蝸牛一般的移動速度,吃力地走到了房門口。
 

糟糕……
 

他握住了門把卻施不了力,正想用上雙手去轉動的時...

歡迎點哏♡


為了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與鼓勵(筆芯),加上我這星期要跟同學出門旅遊五天應該不會更,決定先來讓大家留言點哏XDDDD

限死鬼cp,留言方式是:

關鍵字、一段你希望會出現在故事裡的話,劇情,或描述(我可能會視情況稍作更動)、HE/BE/PWP

留言範例:

1.

道具。「不管我今晚哭得多兇,都不要停手,」他喘息道。PWP。

↑我先說我床戲苦手喔可能會拖稿拖到明年XDDDDD

2.

失憶。當他和那個九年不見的陰間使者對上眼時,對方皺了一下眉。「莫非你是傳說中的鬼怪?那身打扮是怎麼回事?」。BE。

3.

老人家對時下流行文化的感想。金信和使者在夜店。HE。

(↑自己都想吐嘈這...

Round and Round · 09

 
 

 

使者闔上眼睛的第六十一天,金信倒在他身旁。接下來一個星期,沒有人睜開眼睛。
 

使者闔上眼睛的第六十八天,金信醒了。接下來一個星期,沒有人睜開眼睛。
 

使者闔上眼睛的第七十五天,金信坐起身,探了探使者的額溫,幫使者把枕頭拍鬆、棉被掖好,然後走出房間,離開了家。
 

德華寄來的訊息塞爆了收件匣,金信一封都沒看,直接撥了電話。
 

「替我照顧你末間叔叔吧,我要出去一下。」
 
 


 
 

鬼怪站在大廈的樓頂,沒有隱藏自己的氣息,靜靜等著他要找的人自己上門...

Round and Round ‧ 08


 
金信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那個房間的。明明房子這麼大,他卻好像無處可回的樣子,總是待在這裡。

 
『原來你還不知道。』

 
金信走出使者的房間,將剛買的東西放進冰箱。口袋裡的手機亮著提示燈,是未接來電,德華打來的。那小子還是很關心叔叔的。

 
他已經一個月沒讓德華踏進這裡了,因為危險。上一次德華來找他的時候,他一看見那張臉就失手碎了整條迴廊的玻璃窗。

 
不是你的錯,他對他那嚇呆的姪子說,可是我這陣子一見到你就會不小心毀掉些什麼東西,所以你暫時離我遠點。
 

金信覺得使者能對德華那麼溫柔簡直不可思議,明明受苦的是他,自己...

Round and Round ‧ 07


罷了罷了,犧牲期末考召喚死鬼cp

__

  
註定要和你相愛的人,便是能拔出你胸口那把劍的人。

唯有拔出那把劍,你被凍結的時間才會再次開始轉動。

唯有那個人死亡,你才能結束不滅的生命,歸於虛無。

 
 

7.

「……這是,什麼意思?」使者的唇翕動著,微弱的聲音幾乎要融在夜晚潮濕的空氣裡。
  

難道,這就是盡頭了?
 

這一次又一次,循環了九百四十年的時光,是真的產生變化了?
 

鬼怪發現到了使者的不對勁。那雙眼睛突然就失...

Round and Round ‧ 06

「叔叔,」

  
「叔叔……」 

 
「叔叔!」

  
「我頭痛死了啦你能不能安靜點!!」鬼怪翻身對德華嚷了一聲又動作遲緩地轉回去,柳德華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 

 
「叔叔你又喝酒了吧!!不是跟你說過不要一個人喝酒嗎!!你知道昨天城北洞發生什麼事嗎啊?啊?下雪了啊!!下!雪!」中氣十足。

  
「我不是一個人喝的……」鬼怪把被子拉過頭頂,聲音模模糊糊。

 
「你沒找我也沒找爺爺,不是一個人喝的難道還——」嗯? 

 
「就叫你小聲點……」鬼怪又縮了縮。...

Round and Round · 05

金信不發一語地瞪著眼前的少女,等著聽聽這個一直纏著他的女孩到底有什麼話要說。

 
「雖然由我自己說出口有點不好意思,但我是鬼怪新娘,」女孩從下往上望著他,一雙眼睛眨巴眨巴的,「大叔知道我能看見鬼吧,我一出生,身上就有這個——」池听晫拉開圍巾露出後頸上的胎記,「因為這個,那些鬼都叫我鬼怪新娘。」

  
金信雖在少女第一次召喚他時就懷疑過她身份的特殊,但直到現在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他跟這個少女的緣分早在她出生以前就開始了。

 
原來如此。那麼她的能力也算是我給的吧,金信終於一解心頭之惑,可是,「就算是這樣,妳也不是鬼怪新娘。」

 
「.....

關於李棟和死鬼的嗑嘮

 
寫文寫得太鬱悶了讓我嗑嘮會兒。

比讓這篇的使者好好跟金信談戀愛還要困難的事,就是要怎麼讓使者在一篇文裡哭十次但十次的描寫都不重複……李棟旭,你,可以再厲害點嗎(。  每一次看你的戲就讓我這個碼字的都不敢說自己有在寫文啦!!

看了李棟那麼久的戲卻從來沒留下半點足跡,既然我又要翻他劇來找繆思,索性來安利兼記錄,關於死鬼部分的嘮叨請直接往下拉XD

早期的《甜蜜人生》就已經讓人,哇,下巴掉下來,不敢置信那個演技青澀的薛功燦居然可以蛻變成這麼多面向又這麼扭曲病態的李俊洙,被傷害又傷害人,勇莽又膽怯,墮落又無辜,淫褻又純真,當初看他躺在沙發上勾引女二的戲我差點就把電腦砸了。媽...

Round and Round · 04

 
最近體力好像越來越差了,居然在大白天睡覺。使者拉下棉被,按掉床頭櫃上鈴鈴作響的鬧鐘。沒辦法,已經連上三班了,不趁白天的空檔睡一會兒就算是他也吃不消的。

 
慢吞吞地將睡衣換成工作服,使者一邊扣著襯衫扣子,一邊用昏沉的腦袋想著鬼怪現在應該被池听晫召喚到教堂了吧,曾經聽他講過這件事——『我好歹也是個半神耶,在教堂召喚我算什麼啊?真搞不懂現在的小孩是怎麼想的!』——大概是這樣,有時話題還會變成「在特殊節日上班的金差使應不應該有薪資補貼」以及「處理亡者的一百零一種方式」。

 
不過今天看來是說不上話了,使者對著鏡子心不在焉地調整領帶。原本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才自願值...

逛誠品偶然看到老李的HIGH CUT,興奮的不行,一看居然連那期Vogue都有貨就立刻手刀訂單了XD
  
HIGH CUT太驚人了啊啊啊老李怎能如此……如此!!!(什麼)
意外看到鄭麗媛好開心!看完泡泡糖以後就對她很有好感❤️她跟老李在片場的互動實在太有愛了好喜歡❤️❤️
  
VOGUE就,當初看到電子檔的時候我就已經是死的了(。
紙本果然驚人,我基本上是邊翻頁邊呻吟的,那迎面而來的色氣啊啊啊啊李棟旭你這個行走的十八禁啊啊啊啊(抹臉)
以及完全沒有準備就被糊一臉的孔叔廣告頁 (手動再見

愛情的開端

  
私設:

李赫和金善就如同劇集中暗示的是有前世記憶的。應該跟最後一世的金善一起離開人世的李赫,選擇重拾地獄使者的身份,來到金信身邊。數百年來,他們一直都在對方身旁。

這些話,是第四世的小新娘去世後,李赫對金信講的。
  

_

「我想說的是,你還有愛上別人的機會。」

「你跟池听晫在一起的時候幸福嗎?愛著人同時也被愛著,一定非常非常幸福吧?等待了九百年才遇到了第一世的她,你覺得不值得嗎?並沒有吧。因為遇見了她,所以對這世界有了留戀;因為愛上了她,所以連不滅人生都覺得是...

Round and Round ‧ 03

__

 

根本睡不著。 

 
使者揉著眼睛掀開被子下床的時候指針還沒爬到四,壁上狹長的窗戶不見半點亮光,整座大宅寂靜無聲——就像是墳墓,他想起金信曾經調侃他的話——他隨便抓了件外套穿上,拿起帽子正準備離開的時候,耳朵突然捕捉到了非常細微的聲音。痛苦的呼吸聲。

 
金信。

  
使者呼吸一滯,想都沒想就穿進金信房間,看見床上的人微微蜷著身體,手掌按著胸口,雙眼緊閉,額頭布滿了汗水。使者愣了一下,這才意識到鬼怪並不是醒著的。使者暗罵自己衝動,幸好金信沒有醒來,不然入住第二天就擅闖主人臥房像什麼話。轉身就要離去的時候,床上的人動了一下,...

Round and Round ‧ 02

   
*之前忘記說了!!接下來兩週我要考試,所以下一更會有點久,不好意思嗚嗚T  T
 

 
\ 我愛小新娘 /    
 
 

 

使者回到家的時候,鬼怪正翹著腿靠在沙發上,若有所思地望著門口發呆。
 

看到門被打開,那雙眼睛的焦點向上移,對上使者有點錯愕的眼神。

 
「回來啦。」

  
「……我回來了。」 

  
這姿勢就好像是在等這扇門打開耶,使者呆呆地想著...

Round and Round · 01

  

 

─ 

  

該去準備離開了。 

 
他平靜地將那封以聽眾身分寫給電臺PD的、寫滿真摯祝福的厚厚的信,以及蛋糕、蠟燭連同禮物一起交給快遞,指定送到她的辦公室。
  

終於,又可以再次見到他了。使者將家裡的每個角落都仔仔細細地檢查了最後一遍:每樣東西擺放的位置、冰箱裡準備好的食材儲量、說明了這些年來听晫、金善、德華生活狀況的記事本。 

 
還有,如果那個人有進他的房間,他會發現使者的桌上端正地放著一封留給他的信。只是,使者從沒有機會知道那封信最後是否到了那人手裡...

就這樣生活了三百年的某一天

* 使者被鬼怪摁在房間牆上後說「殺了我吧」那段。

* 其實我昨天從樓梯上摔下去,整個左側恢復需要兩個星期……還TMD剛好我期中考的這兩個星期……痛得書念不下去了於是來發篇以前的存稿報社(……

* 被鬼怪搞得我自己畫風都不對了(X

* 我保證下一篇發甜的(X

 
「殺你?憑什麼?」
 

他的手緊了緊,那雙被盛怒染紅的眼看向你的眼神讓你喪失了再多說半個字的勇氣。
 

「王黎,你是不是搞錯了,我的罪是因為我在戰場上塗炭生靈,你的罪也是一條條的人命,不只我的,也不只金家的。」
 

你從不知道,面對一個人可以難受到這個地步。他的語氣毫不激烈,你...

© Beryl Loamsdown | Powered by LOFTER